深空探索迎来公私合营新时代

 
以色列月球探测器升空  
深空探索迎来公私合营新时代  
 

月球北半球是“创世纪”号探测器的预计着陆点。图片来源:NASA

■本报见习记者 程唯珈

2月22日,美国SpaceX公司的“猎鹰9号”火箭从卡纳维拉尔角发射升空,将一款名为Beresheet(创世纪)的月球探测器送上太空。如果一切顺利,探测器将于4月踏足月球表面并开展月球磁场实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创世纪”号探测器是首艘由私人资助的月球探测器。英国《自然》指出,以色列此举有望开启月球探索的新时代——国家航天机构与私营企业合作、探索和开发月球及其资源。

私人探测器登陆月球

“创世纪”号由非营利性组织以色列太空登陆组织(SpaceIL)和以色列国有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联合研制,质量585千克,高约1.5米,洗衣机般大小。此次“奔月之旅”总行程大约650万公里,将经历多次飞行轨道调整。

科研人员还为该探测器搭载了一个硬币大小的“时间胶囊”。这是一个巨大的数据库,装有数字文件,包括航天器和各种以色列纪念品的相关信息,如旧约《圣经》、希伯来歌曲、以色列儿童创作的艺术品等。他们希望这枚探测器和搭载的讯息能够长久保存下去,直到未来被后代发现。

据了解,此次发射源于2007年美国谷歌公司赞助的一项私人登月竞赛——“月球X大奖”计划,尽管最终无一团队成功完成任务,却孵化了一批私营探月机构。SpaceIL就是其中之一。

如果“创世纪”号成功着陆,以色列将成为继苏联、美国和中国后第四个实现月面软着陆的国家。为此,德国柏林私人公司PTScientists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Robert Bohme表示,SpaceIL的成功将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。“这将是一项突破,尤其在‘软着陆’方面。”他说。

私企介入的“鲇鱼效应”

此次探测器由私营机构主导制造,这无疑是此次事件的最大亮点。回顾历史,以月球为例的深空探测领域几乎都是以“国家队”作为主力军,即使是作为航天大国的美国,也离不开美国宇航局的主导。

南京航天航空大学教授康国华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:“深空探测具有周期长、经费高和短期收益不明显的特点,导致了很多以营利为目的私企望而却步。即使像SpaceX这样的企业,进入商业航空的切入点也是从短期可赢利的低轨航天做起,而像‘蓝色起源’‘维珍’公司等的目标更多是集中在近地太空旅游或发射等方面。”

他分析,国家主导深空探测更多在于科学发现、引领科技、提高国家自信等非商业目标,用高投入集中力量加以实现。而当私企介入,产生的最大影响则是“鲇鱼效应”。

“私企若想实现短期效益的最大化,必定会采用一些新的技术,提高费效比,改变以往纯投入不产出的局面。”

但私企深空探测经费投入少、经验缺乏等因素也对深空探测活动产生了不利影响,目前已初露端倪。“最新报道称‘创世纪’号用于定位的星敏感器由于受太阳的干扰不能正常工作,以至于目前探测器已错过了一次变轨的机会。”康国华说。

迎来公私合营新时代

作为一项艰巨却意义重大的工程,公私合营探索宇宙的前景广阔。我国《航天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已经提出“探索航天发射服务商业化运营,探索建设政府所有、企业运营的商业航天发射场和运控中心,形成常态化、灵活优质的航天发射服务能力”。

目前我国商业航天发展势头良好,尤其在低轨道近地面探测方面,各类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尽管国内尚未成立深空探测的私营企业,但是该领域的中外公私合营已经非常紧密。

康国华介绍,我国与国外私企的合作大多表现在元器件或部组件上。“大家各取所长,能够实现快速发展。航天工业不是闭门造车,它和其他工业一样也可以全球采购和多国合作。但我们强调自主性,因为如果过多依赖国外技术,中国航天就很容易被‘卡脖子’。这是由中国航天发展经验得来的。所以,我们不排斥与国外合作,但不完全依赖于与国外合作。”

他建议,一方面,我国政府应继续加强对相关私企的政策支持,推动航天技术的发展。另一方面,我国企业家也要有星辰大海的情怀,为中华民族在浩瀚宇宙中的探索助力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3-01 第3版 国际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yqngl.com/a/hezuohuoban/20190814/15.html